Eärendil

萬物营造:

凌晨两点的桥洞,一个抽着烟的六旬老汉,一个喝大了的四十大叔,一个在躺椅上熟睡的年轻人,一个刚看完夜场电影的我。在一刹那间六目相视,大概三秒,然后匆匆离去。原来城市里有那么多凌晨还在街上游荡的人,归来无去处,归去无来地。

评论

热度(9)

  1. Eärendil萬物营造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