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ärendil

新年挂历终于收到了

致永远的刚多林

星下冈多林:

歌唱吧!流亡尘世的歌者们!


歌唱那七名之城的伟大名号:


Ondolindë岩石之歌


Gondobar 磐石之城


Gwarestrin 守望之塔


Gar Thurion 隐秘之地


Loth 鲜花之城


Gondothlimbar 石居者之城


以及那永远盛开的平原之花 Lothengriol。


刚多林!


大海彼岸最后的家园,


永远洁白的水乐之岩!


吾等于颠沛之中将你追忆,


我们在悲泣之时以你慰怀。


 


流亡的诺多在伤毁的中洲将故园追寻,


于众水之王的指引下,


图姆拉登的平原竖起洁白的高塔,


王之广场的喷泉闪耀着阿纳的光芒,


环城的泉水在不休地歌唱,


宫前的双树纪念那逝去的圣光,


银足的伊缀尔,


笑靥如花,


灿烂的金发胜过那格林加尔的光华。


橡树和白杨点缀着城中的广场,


儿童的笑语回响在洁白的街巷,


四季变换的鲜花盛放于翠绿的原野,


曼威的大鹰守卫着南部的群峰。


刚多林!尘世中的提理安!


纵使不朽的光辉再难复现,


勇敢的诺多亦在初生之地


将那喜乐寻回。


 


然而,


不死之地亦有黑暗降临,


尘世的光辉喜乐又怎能恒久常新!


北方的骤火将四百年的合围粉碎,


光明的意志在无数的眼泪中衰微,


北方预言的阴影


笼罩着出奔的诺多,


令人不安的誓言


瓦解着亲族的团结。


诸王的殿堂一一沦陷,


唯余我们钟爱的隐匿之城


屹立巍然。


 


乌欧牟的使者带来众水之王的警告,


吾等又怎忍


将这水乐之岩


轻易相抛!


黑发的君王将密道封锁,


即使是睿智的芬国昐之子,


又怎能想到


最终的灾难会是祸起萧墙。


 


夏日之门的盛宴如期而至,


瓦尔妲璀璨的星辰


将漆黑的夜空点亮。


新生枝叶间的银灯


朦胧了午夜的白城。


登上城头的子民


望向东方


用歌声迎接那崭新的朝阳。


 


异样的光芒将群山染上鲜血,


烈焰的河流把原野化为灰烬,


节庆的喜悦被疑惧惊恐取代,


黑暗君王的怪物倾巢


要将最后的王国粉碎。


 


美丽强大的首生子女啊,


从不相信命定的乐章!


迅捷的杜林和闪光的埃加莫斯


登上城墙


和锐目的弓箭手一起


射出死亡的流光。


涌泉的领主吹着银笛走上战场,


他的名号激励着后人走出绝望。


怒锤的子民


用巧艺的双手


发泄怒火,


在屠尽敌人的同时,


也没有人能


离开战场。


 


但那丑恶的造物似乎永不消亡,


火蛇与炎魔喷射火焰,


奥克与哥布林攻入城墙,


甜美的泉水化为蒸汽,


永生的精灵


魂归曼督斯的殿堂。


飞燕的杜林从城头落下,


梁柱与雪塔的朋洛德战死在街巷,


俊美的埃克赛里昂将头盔的尖刺


刺入勾斯魔格的胸膛,


与那杀害至高王的凶魔


同眠于幽深的泉底。


十二家族的战士重聚于王之广场,


黑发的君王抛下头顶的冠冕,


誓与伟大的白城共存亡!


年轻的图奥接下王的权杖,


带领子民从密道逃亡。


王之高塔最终倾塌,


诺多的至高王啊,


又一次


战死沙场。


 


逃亡路途艰辛异常,


魔君的爪牙要撕碎最后的希望。


欢笑的葛罗芬戴尔


与炎魔同坠高崖,


他青青的坟冢上,


永绽黄色的小花。


年复一年的流亡


令人衰颓。


刚多林的遗民,


终于抵达大海的岸旁。


石居者的称号


永成锥心之痛,


自称花之民的流亡者啊,


却永不再歌唱与欢笑。


 


纵使精灵与人类的希望最终留存,


我们挚爱的水乐之岩啊,


我却再也无法登上


你洁白的街道!


 


刚多林!刚多林!


指着伊露维塔之名,


我永远不会将你遗忘!


纵使世界改变,


纵使大陆碎沉,


纵使那次生的子女


将远古的长歌遗忘!


刚多林!刚多林!


大海彼岸最后的家园!


永远洁白的水乐之岩!


如果我将你忘记,


愿我的双手枯萎


不再弹琴,


如果我将你忘记,


愿我的舌头僵硬


不再歌吟!




期待已久的书终于寄到,谨以此纪念永远的刚多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