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ärendil

脑洞一下愤怒之战,写的不好,请谅解

脑洞一下,在愤怒之战最后的时间,维林诺大军保卫安格班,要和米尔寇决一死战。维林诺大军首领伊昂威决定给魔笱斯下一打战书,约他明日阵前决战。

然后,这封战书被传到魔笱斯那里,魔笱斯决定开会研究,参与者:魔笱斯,勾斯摩格,索仑等。



魔苟斯:“伊昂威下来战书,约我等明日决战,如何对敌?”

索伦(倒酒):“大王,伊昂威连占我几座城池,士气正旺。明日决战,正好挫败维林诺锐气!大王可严整队伍,大展旌旗,以壮军威!明日在两军阵前,老夫只须一席话语,管叫伊昂威拱手而降,维林诺不战自退!”

勾斯魔格笑曰:“伊昂威何等样人?靠阵前数语,岂能退敌?”

索伦:“勾将军不信,明日可在阵前观战,到时,便可自见分晓。”


次日战场,两军阵前

索伦:“来者可是伊昂威?”

伊昂威:“正是!”

索伦:“久闻公之大名,今日有幸相会。 ”


索伦:“呃……公既知天命、识时务,为何要兴无名之师,犯我安格班疆界?”

伊昂威:“我奉诏讨贼,何谓之无名?”

索伦(大笑曰):“哈哈哈哈哈哈哈,天数有变,神器更易,而归有德之人,此乃自然之理。”

伊昂威:“魔笱斯篡位,霸占中洲,何称有德之人?”

索伦(点头答曰):“唔……自双灯纪、双树纪以来,天下纷争有累卵之危,生灵有倒悬之急。 我太祖武皇帝米尔寇,扫清六合,席卷八荒,万姓倾心,四方仰德。神文圣武,继承大统,应天合人,处中洲以治万邦,这岂非天心人意乎? 今公蕴大才、抱大器,自比管仲、乐毅,何乃强要逆天理、背人情而行事?岂不闻古人云:顺天者昌,逆天者亡。今我大安格班,带甲百万,良将千员。谅尔等维林诺腐草之萤光,如何比得上我安格班的天空之皓月?你若倒戈卸甲,以礼来降,仍不失封侯之位。国安民乐,岂不美哉!”

伊昂威:“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原以为,你身为维林诺老臣,来到阵前,面对两军将士,必有高论。没想到,竟说出如此粗鄙之语!”

索伦一惊,环顾四周。

伊昂威:“我有一言,请诸位静听:昔日双灯纪,双树纪之时,正统衰落,国乱岁凶,四方扰攘。双圣树被毁之后,魔笱斯劫持中洲,残暴生灵。 因之,你安格办庙堂之上,朽木为官,殿陛之间,禽兽食禄!以致狼心狗行之辈,汹汹当朝;奴颜婢膝之徒,纷纷秉政。以致使社稷变为丘墟,苍生饱受涂炭之苦。 值此国难之际,你索仑又有何作为?你索仑之生平,我素有所知。 你索伦世居维林诺奥利之下,乃是其下的的小铁匠,理当匡扶奥利,何期反助逆贼,同谋篡位!罪恶深重,天地不容!

索伦(恼羞成怒,指向伊昂威):“你……伊昂威村夫,你敢你敢你——”

伊昂威(打断索伦):“住口!!无耻老贼!岂不知天下之人,皆愿生啖你肉!安敢在此饶舌!今幸天意不绝中洲,昭烈皇帝曼威于维林诺继承大统。我今奉嗣君之旨兴师讨贼,你既为谄谀之臣,只可潜身缩首,苟图衣食,怎敢在我军面前妄称天数!皓首匹夫,苍髯老贼!你即将命归九泉之下,届时有何面目去见造你之一如天父?!”

索伦:“我——我——我——我——”

伊昂威(愤怒指向索伦):“二臣贼子!你枉活三千有六,一生未立寸功,只会摇唇鼓舌,助曹为虐!一条断脊之犬,还敢在我军阵前狺狺狂吠!”

“我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