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ärendil

托尔金的哲学研究:HadhafangVSAnguirel(下)

Erio:

1。太久没动电脑,手稿早已写好却没时间发。而且打字太慢。


2。本文有些长,请耐心食用,不喜勿喷 。


3.看到最后也许,能有一点意思。


4.Hadhafang&Anguirel是Idril与Maeglin的佩剑,因此本文通过他们的斗争,来展现《精灵宝钻》的核心哲学观。


5.谨以此文纪念,在第一次战世界大战中不幸逝去的T.C.B.S.


 


6.元宵节快乐!


-------------------------------分割线--------------------------------------


三,罗米安精神的三层批判


通过努力来获取回报,而不是靠血统和门第,这是近现代的基本价值观之一,因此他们强调私有财产的不可侵犯性,同时认可靠个人奋斗所创造的价值。先不说在现今社会,这是否能够实现,努力本身的公正性也是需要质疑的。现代人普遍处于上文所提到的公正世界谬误中。认为生活一定会在自身的辛勤付出后,给予回报。认为命运的铠甲会为努力奋斗的人打开一条缝隙。这种诗性正义观,准确的说是一种欺骗。我们总以为命运是人性的,太人性的!因此,现代人大多都支持Maeglin和他的精神。


认为一个创造了巨大成就,而且是通过努力奋斗和才华得来巨大成就的人,应被命运给予幸福。但是包括托老在内的一群人,早已给予了批判。


  第一层:努力不等于贡献或成就。


一个人的成就,决定一个人应该拥有什么,获得多大的声誉,这看似是正确的,因为多少人都觉得这与个人努力是正相关的。努力越大,好像成就就越大。但是一,个小小的例子就可以将其推翻。



就比如说,一个瘦子和一个壮汉一起搬砖,毫无疑问壮汉擅长于搬砖而瘦子弱于次,这时候瘦子付出了壮汉200%的努力,然而其工作成绩只有壮汉的1/2。在绩效工资的前提下,壮汉获得了瘦子两倍的工资。这时候罗尔斯就发问了,这是真正的公平吗?从结果来看是,但是怎么能体现出瘦子付出的200%努力呢?????(选自赵皓阳《生而贫穷》第4章)



   因此,努力用成就来衡量是完全错误的。成就本身,关系到自身的天赋,方法,习惯,自身不同的社会经验和的劳动方式对个人心智的增益等等。而努力本身只是一种个人感受,是抽象而无法量化的。因此在我读了《精灵宝钻》以后,就再也不相信,只要你努力,就能掌握命运这种鬼话你般的鸡汤了。


当然,很多人还是不服气,Maeglin明明“不畏任何辛劳,不怕任何负担”他肯定是努力的,那他为什么不能受到Idril的青睐呢?


第二层:努力的来源需要质疑,


      美国社会学家约翰·罗尔斯,在其著作《正义论》中,对努力本身的来源,也有了一定量的思考。他认为努力本身其实也是随着家庭生活环境,是基因和天赋代际传递的。人们都无法妄自邀功。说靠自身的努力得来的就是应得的。没有什么人可以占有或强行控制他物。所造之物与造物者之间存在被一种托老所说的“次创造(sub-creation)"的关系.创造者感受到了艺术般的美感,而不是对该物有着占有欲.马克思早就说过:"人的本质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这个关系首先来自于他人的影响,天赋的影响,生命的本能,而之后就是后天的劳动与学习,从而形成了人不同于其他生物的类本质.我。人在劳动中获得知识,而知识与个人天赋经历相结合。形成了一个独特的自我形成了一个独特的自我,的自我是需要通过自由的劳动而得以展现的,而本质的展现一旦造成阻碍。人们就会排斥劳动,而以劳动以外的目的,如生存与权力,甚至是爱情作为劳动的目的。这就使人陷入了异化劳动的巢窠,而这时的劳动,就可以用康德在道德上的假言律令来进行类比,既然人类的劳动成为了完成这样或那样目的的手段,而劳动的过程成为了负担和”努力“。而并非对自我的艺术性展现。这使人劳动的动机和动力都成为了对外在目的的实现!包括对造物的占有。而一旦没有占有,就会引发颓废懒惰,亦或者残暴恶毒的竞争方式。想想Maeglin我是否就是选择了后者呢?


    所以我用叔本华对鼹鼠的部分评价,来评价这位鼹鼠家族的领主:“这种生物生活在地道,极少看见天日......发疯般的推动自己向前,想干好工作,以此来打动潜在的伴侣.”


     因此,他的生命意志因为自身的不幸而异化,从而造成了更多不幸的意志,这个意志用奋斗和所谓梦想的方式吞噬了这位领主与他的伟大的精灵城市。


      这就像用乐队Blinding Guardian为图林兄妹的爱情悲剧而写下的Harvest of Sorrow(该歌曲曾被翻唱为五种语言)写下的那句歌词:“真相潜藏在阴影中,而梦想里却充满着谎言。"(Truth lurks hidden shadow dream might be filled with lies)


      第三层:我们已经在上一堂讲述了,“努力”和”奋斗精神"的来源,我们已经指出了,努力的本质其实是由偶然不确定因素或家庭因素造成的,而这一层,我们要对努力本身进行批判。


  约翰·罗尔斯 认为从现在人们的价值观来看,成就是评价个人得到回报的标准,因为成就与努力成正比,他对这种观点的批判,我们在第一层已经阐释。在第二层中,他有指出了努力的来源,得出了就算是个人努力,也不是个人回报的评价标准。但他没有对努力本身进行更深层次的批判。


   所以在这一层,我尝试着从异化劳动理论出发与托尔金神话中从早期到晚期,一直存在的对力量的批判,以及对次创造和艺术的展示,来批判努力本身。


    在上一层,我们已经说过了,颓废与惰性的来源,以及表明了异化劳动就是劳动的错误动机及劳动上的假言律令造成的,但很多人不理解,甚至已经怒不可遏,要么认为只在乎过程的劳动,对道德要求太高,要么认为自己明明很努力,凭什么要一个懒人和他们认为的安于现状,不思进取的人共同分享劳动成果呢?“但我们从上文已经得出了”努力“只是一种自身感受,它本身就是异化的产物。


     因为异化的劳动,使人在工作中感到痛苦的人们几乎不可能在劳动中产生任何快乐,所以有人认为我所说的,在劳动中感受到快乐,一定是清心寡欲,品德高尚的人才能做到的。


    这如普遍的新教伦理一样,把工作当成了苦修和禁欲,这就是新教不同于中世纪天主教的地方。因此,马克斯·韦伯在《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艺术的开篇解释道,在现代社会中,任何激烈竞争的行业中,成为翘楚的均为新教徒,这也应该是托老不喜欢新教的原因了。不仅是因为英国国教圣公会间接害死了他的母亲。更是因为新教使人严重进入了一种我称之为“假性自律”的现象中。在新教,尤其是加尔文宗教派的趋使下,不管是资本家还是工人,都得为占有更多金钱而劳动,占有金钱,却不能用来大肆享受,而要用其来扩大再生产。而金钱的占有量,就是能否获得救赎的标准,这大大提高了劳动者的劳动积极性,好像人们真正喜欢劳动一样,但其实加剧了新教徒的异化程度,这就使人们进入了韦伯所说的“铁笼”中去了。


作一个形象的类比我们高中生每天都被灌输着自我控制和自律的思想,给比如”用于手机的距离,丈量你成长的高度。”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成才,即是在高考中取得好成绩,因此取得好成绩就成了一种使我们被”他律“的东西。只不过它隐藏在我们不可看见的未来,因此那些努力学习的人好像在自律,很自觉的学习!但极少有人真正热爱!真正的自律或许可以用一句谚语来概括:“爱挑的的单子不嫌重。”


    反观Maeglin本人,他也是处在了这种悲惨的他律中,权力与爱情成为了控制着他的东西,劳动与创造使这位领主看不见自我,他只能看见自己的目标,就如叔本华笔下那个为着生命的繁衍而吸引异性那鼹鼠一样(看来托老给Maeglin家族起名很有可能是受了叔本华的影响!!!),只不过驱动着Maeglin的不是繁衍后代,而是因相对剥夺而空虚的生命与异化的劳动所吞噬的灵魂。


    异化的劳动是为了占有结果的劳动,使人执迷于自己造物的劳动,这就使造物者失去了与造物的“次创造”关系。因此之后,托老笔下的Fëanor与努门诺尔人都是如此,甚至是伟大女王Galadriel与Gondolin之王,Idril的父亲Turgon也有此倾向。Fëanor因为Melkor的欺骗与兄弟Fingofin相竞争,而精灵宝钻就是在竞争中的产物,精灵宝钻是Fëanor的巧思与心智的体现,但却在其眼中不是艺术,而是其实力的象征,精灵宝钻沦为了他与兄弟竞争的要素,因此在失去宝钻后,他顿时失去了荣誉而和力量,只能陷入疯狂。因此马克思与韦伯的老乡Ooangh这样形容Fëanor:



Deine träume erschufen welren,und dein leben erschien dir leer


(你的巧思成就你所造之物,而你的生命却开始显出空虚)


den stünden der schatten hast du dich verlor'n


(你迷失在自我的阴影中)(出自Ooangh的专辑Aeria



     而Turgon大家可以参考喷泉同志的Ere the Peril Draweth Nigh


其中有这么一段话:



......突然间她想起来了,那样的眼神,狂热的眼神,沉醉的眼神,迷恋自己造物的眼神。那个家族的火焰仿佛就在眼前冲天而起,恰似Araman天际那片永世难忘的殷红。不等意识到开口,她就听到了自己的声音,突兀,却保持着完美的冷静,与周围的热切格格不入:
“Silmarilli——何不叫它们‘Gondolin的Silmarilli’?......



  而Maeglin更是最明显的,是现代人个人奋斗价值观的集中体现,而这一价值观,是丑陋的最后遮羞布!在托尔金一生的作品中,力量也许是一切堕落的元凶,从100年前的世界充斥着弱肉强食的可怕的社会达尔文主义思想。权力和资本,成为了那个时代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东西,它们造成了无数苦难和社会悲剧,那个年代的许多作品都愤怒的揭露了社会的弊端。对人的道德进行口诛笔伐。可是托尔金却用神话的语言,诠释了那个时代悲剧的根源,这一根源今天许多人都已经认识到了,但还有更多的人未有所闻。


  在托老的眼中,力量是有生命的,有意识的,就如那枚戒指一样。一切追求力量的人,当权者与资本占有者们,只会成为那些东西的奴隶,就入魔戒一样,它们会抛弃每一个人。因为它们的意识只有一个,那就是集中和壮大,它们只服从于强大的人(就如HP中的老魔杖一样)。即使至尊魔戒被毁灭了,别忘了整个世界就是魔苟斯的指环。在现代名为金融,因为国家机器。加尔文主义者,即使成为了资本占有者,也只能成为戒指的奴隶,他们也只能蝇营狗苟,而国家这文明的原罪,它们之间也只能有利益。


  当我们身处的世界的力量所掌握的时候,我们这些高傲的人类就如Maeglin一样,切实感受到了力量的增长,主要表现在对他人与他物的控制强度上,因此,在权力增大的同时,让有权力的人感觉到自己在掌握着更多的事物,甚至是自己的命运,通常会忽略自己已经被力量给主宰了。从来没有一位尘世中的一如子女,能真正掌握自己的命运。就连大能的维拉,也不被允许,伊露维塔本尊也极少干涉一亚的运转,但是力量,总能给我们一种虚妄的感觉,让我们觉得我们能通过力量来控制命运的走向。


  但是等待着鼹鼠的,将是悲剧、厄运与空虚的灵魂。而空虚正表现为勤勉,人们把人的劳动当做一种工具,一种征服的工具,即力量。劳动与人的类本质相对立,死的造物在控制着劳动的人如何劳动。人们在劳动的过程中,仅仅看到的是死的造物,带给创造者本身的虚名与外在利益,当一个以成就或以造物为标准而被评价的世界里。一切感情,都被抽象为对物质力量增长的评价,造物者对造物的感情,就仅仅体现在造物带来的财富,权利或声望上。这一切均是力量的体现。


  现代社会就如Maeglin一样,就连爱情也沦为了一种对力量的崇拜。我想这就是叔本华对鼹鼠一直如此悲观的原因了,Gondolin的子民之所以能够普遍认可Maeglin亦是如此。但是,他却怎么也想不到,我们睿智的女性,在这一点上比一切沦为权力统治的男性要清醒得多。也许在现实生活中,几千年的男权社会给予了女性的枷锁,造成了至少在我们这个国家里,很多女性被动、麻木(当然没有在看本文的你)当然,她们也被称作懂事乖巧。不过,不用总是使用武器进行力量的厮杀的女性精灵,总显得比在造物中无法自拔的男精灵们智慧,就如Galadriel一直警惕着Fëanor,Lómion则遇到了Itarllë,这使他最终无法脱离命运的惩戒。他在面临重大的抉择时,没有像柏拉图所说的那样做,即没有“用灼灼的双眼,紧盯着灵魂的本性”(理想国 卷十)即使作为一个不朽的精灵,去热爱世界的美的本质。而是用了丑陋的,占有的,以及为此而生的勤勉“自律”的方式。精灵当然不会发生约翰·亨利式的身体健康问题。但是不健康来自内心,一颗永远压抑的心,从不向他人敞开心扉。但却还是被Idril察觉了他内心的秘密。最终堕落无可避免!


四,现代价值的危机


 现在的社会中的很普遍如Maeglin一样,为了成为虚妄的“命运之主宰”,就像我们大肆宣传的禁用手机的横幅“......展青春的风采,和手机说拜拜,做命运的主宰"。社会中激烈的竞争,把每一个人卷入了漩涡之中!老马克思同志早就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说过:



安稳的垄断,必然变成动荡的不安定的垄断,即变成竞争,把对他人血汗悠闲自在的享受,变成对他人血汗奔忙劳碌的交易......死的物最终控制了活的人,从中世纪的nulle terre sans seigneur(没有无主的土地)变成l'argent n' a pasde maître(金钱没有主人)



资本,作为全新的力量,运用现代哲学,以及以现代哲学为基础的现代科学和技术,所组成的现代形而上学。使现代的科技文明迅速的飞快的发展。这是它们均沦为沦为了市场竞争中资本的增值工具。人的劳动被物化成可以量化的交换价值。知识沦为了力量,弗朗西斯·培根,与备受TCBS诟病的莎士比亚却均把”知识就是力量“当做至理名言。只不过,莎翁又加了句”把我们引向天堂“,结果他不曾想到,他去世整整300年后的索姆河,已经变成了地狱。巴罗人社铁四角之二,诟病着他的罗伯特·奎尔特·吉尔森与杰弗里·巴赫·史密斯这两位托老的挚友均在此长眠!但是,在现代的悲剧,不会因为一场战争就停止,人要把知识变成他们的工具。那么人们就如库茹尼尔一样:



从不光顾夏尔,而常去刚铎。因为那里是知识与力量的中心。(UT.p哇,518)



因此Saruman开始了工业化,而人类开始了先后三次科技革命。


   如托尔金一样,最后的哲学家海德格尔,从本质上批判了现代科技。现代技术首先不同于古希腊的技术,古希腊人曾用古格斯之戒对力量加以警惕,他们的科学是艺术”是从泥土中发现的精致花瓶“而现代的技术,一切为了效率,物品抽象成没有质,只有量的区别的抽象分析对象(质点),从而产生了现代的技术,只能生产出Isengard整地下工厂生产出的,强兽人般的怪物。我们就如兽人首领鲁兹一样,拥有一出生就将自己的同族活活掐死(电影《护戒同盟》)的强竞争性!


  总而言之,竞争让现代社会在强制进步中高效的前进着,但是,悬崖卡拉格督尔在前方等着我们!


 现在社会被颠倒了,人们越来越不能拒斥颠覆人本身的东西。现代的邪恶来自人类自身,就如托尔金的出版人大卫·布朗在一次演讲中所说 “我们身处艰难的时代,这时代虽不像托尔金那一代人那样需要在战场的壕沟里厮杀,我们生存的时代中,不会因为战乱而使整整一代男性丧生;但我们所有人都在以不同程度、不同方式,和焦虑、和思想中的魔鬼做着斗争——学术的目标、经济的困顿、疾病、失去亲人、复杂的人际关系等。生活从不简单!”海外的众维拉不会再插手尘世了。人类为着去征服命运,而争取更高的力量,而那些人真正沦为了命运的囚犯,他们心灵的囚犯!盲目沉迷于机器,我们将走向与自身历史的疏离。当人类居住的世界被名为机器的残酷力量吞噬,我们所处的环境将被完全的物质化,人的世界将不复存在!


从大量的现象中,都可以不断清楚的察觉这一事实,比如我们学校的心理学月报上:



记录一切当天所学到的,但是未完全掌握的内容——量化进步


抓住学习的本质——进步


任何无法直接提供进步的所谓学习行为,都应被怀疑为形式化的学习,也就是自我安慰。。。。。。


一事成则一日进,一日怠则一日退,怠惰者,生之坟墓!你如果想取得别人没有的成绩的话,就要多付出一点!


一定要紧抓课堂,上课时要集中精力,眼睛耳朵都要时刻跟着老师,不要因为记笔记而忽略老师讲的内容,另外要抓住琐碎的时间,比如利用排队时间背单词。。。。。。


态度决定一切,时间就是金钱,我们理应树立这样一个时间金钱观。。。。。。


凡事要直奔主题直奔结果,凡事要归纳在三条以内,在30秒之内完成电梯演讲。否则你将会失去你重要的客户!(这是商界著名的麦肯锡30秒电梯理论 )



发疯般的前进,发疯般的对更高力量的追逐,不断的超越对手,让一切人反对一切人。仿佛他人就是地狱!(让—保罗·萨特语)


咱们在这悲惨的年代,我们犹如悲惨的鼹鼠,早已忘记了自由的思考和生活,并且忘记了实现自我。


正如梭罗又在《瓦尔登湖》中所说:



我们的生活被细枝末节剁的粉碎。。。。。。我曾见过多少可怜的、 永生的灵魂啊,几乎被压死在生命的负担下面,无法呼吸。。。。。。人可是在一个大错底下劳动啊,人的健美的躯体大半很快被犁头耕过去了,化为泥土中的肥料。想一本经书里说的,一种似是而非的,通常称“必然”的命运支配了人,他们所积累的财富,会有蛀虫和锈霉将其腐蚀掉,还会招来胠箧。这真是一个愚蠢的生命,活着时或许还不明白,到临终时终会明白的。。。。。。简单点,简单点!                                       



   如果我们从Idril的角度出发,去考察整个Gondolin就如一座孤岛面对汪洋大海,好在她贵为王女,不容易被社会造成的大浪淹没。但在一切坚固东西都皆烟消云散的现代社会中挣扎的我们,就会更容易被滔天的巨浪淹没,我们坠入了世界的旋涡。必然看着眼前的我们所知的,热爱的世界烟消云散。因此在现代社会中,一切宗法的,伦理的,温情脉脉的面纱,以及固有稳定的意识形态都通通解体了。取而代之的是纯粹的物质利益的计算性思维。人门把科学当作杀死信仰的工具,最终尼采说道:“上帝已死,是我们杀死了祂!”人们自认为掌握了大自然的奥秘,可成为一切的主宰,包括他们的命运,贝多芬曾怒吼:“我要扼住命运的咽喉。“但是,100年后,1918年托尔金却借涅诺尔·妮涅尔之口说:”A Túrin Turambar turún ambartanen!”【命运主宰被命运所主宰了!】 


  现在人在日趋激烈的互相倾轧与竞争中,逐渐将自己的心灵欺骗。为了生存,人们不得不适应这苦难深重的世界。那些最绝望的人正是对力量梦寐以求的人,他们屈从于邪恶,标榜的却是用协力达到善的目的的梦想.事实上,他们可能也以善的形式展现了出来,但真正的堕落来自于内心,可惜成就可视,罪恶不可视。大多数人都都被看似善的力量迷惑。



现在是不是欺骗性的,它变化,和创造来引诱我们,另一面却又背叛我们,在现代世界里,我们所取得的任何成就,最终都只不过是失望甚至绝望的前奏。(1)



现代社会对于人的态度也相当的悲观



在中世纪基督教年代中,穷人是有血有肉、需要向上帝赎罪的存在,“是以人的形象出现的上帝的象征媒介”。但是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穷人"逐渐从道德话语中摆脱出来,在社会和经济的双重脉络上被重新整合:一方面穷人意味着贫困,即商品和金钱的匮乏,但另一方面也是更为重要的,穷人代表着人口,代表着巨大的劳动力资源,代表着源源不断的财富。在资本积累中,有多少穷人进入工厂,意味着能够创造多少的剩余价值可供剥削,也就意味着资本积累的规模与未来发展的可能性。


于是乎,在现代资本主义社会中, 为了把穷人们赶入工厂,统治阶级和精英社会炮制出了一套“工作伦理”,大致包括不劳动者不得食、工作最光荣、人不去工作那和咸鱼有什么区别……最典型的就是英国的《穷人法》和边沁的福利院,一方面解决了贫困带来的社会动荡问题,另一方面一定要把人的边际收益压榨到最大化。(赵皓阳《我们,新时代的“新穷人”》



  

 


属于人的世界真的要消失了!人类可怜的沦为了资源,沦为了资本增值的工具,彻底沦为戒指的奴隶!


五,追随中洲之路


     我们不可能拿出什么拯救世界的万全之策,面对现代性的危机,几乎所有人都束手无策。时代的悲剧绝对不会因为个人意志而转移。就算托尔金见到坦克后,立刻就把它封育成会吐火的怪兽,就算他写下无数如《贡多林的陷落》搬的伟大的悲剧。坦克战27年后的库尔斯克(2),进行大规模炮轰。古往今来,一切的理想距离失败告终,但对于我们自身,我们也许有机会找回那些不会迅速“烟消云散”的东西。


  当第一纪元495年的秋冬之交,23岁的Tuor,犹如23岁加入兰开夏燧发枪团的托老一样,买上了改变中洲命运的伟大旅程,他自己却从未这样想过,在一伊芙林湖畔遇见了他从未相识的堂兄Túrin Turambar 时标志着两种截然不同的命运相交织。Túrin的脚步匆忙,已被命运逼迫的焦虑不安,他总是这样匆匆的走过,就像盖米尔和阿那米斯描述的那样:



 我说的不是黑发与金发的区别。。。。。。哈多家族的其他人,包括Tour在内,他们的为人处事与你不同,因为他们以礼待人,听从有益的建议,敬畏西方主宰。但你似乎只靠你一己的见识,或单只靠你的剑。。。。。。你的命运将与贝奥家族或哈多家族之人应有的大相径庭。


(UT. p211)



图奥虽是孤儿,但从来没有图林那被命运所紧逼的急迫感。根据早期版本(1916--1917)的故事记载:



他现在正是来到了此地。河流的堤岸平缓,它以一种宽阔的弧形在一片巨大的、长满甜美绿草的平原之上蜿蜒着
,碧绿而绵长;柳树在久远的时代便已生长于此,在河流宽阔的胸怀中覆满了睡莲叶,因为它们的花朵还不到成熟的时候,但在垂柳之下,菖蒲绽出了剑状的绿叶,而芦苇丛丛竖立着,苇杆警惕地紧紧靠在一起。在暗处有一股喃喃低语着的力量,在黄昏时向他耳语,使他不愿离开;而在清晨,当他见到数不尽的毛莨开花的盛景时,他更坚定了自己的念头,于是他停留在这里。
在这里他第一次见到了蝴蝶,并为之感到喜悦;据说所有的蝴蝶与它们的亲族都诞生自垂柳之


地的溪谷中。接着,伴随着飞蛾与温暖的夜晚,夏日到来了,图尔对于大群的飞虫感到惊奇,对于它们的嗡嗡声、甲虫的低鸣声与蜜蜂的蜂鸣声也是如此;他用自己的方式给它们取了名字,并把这些名字编织到自己用老竖琴弹奏的歌谣中去;而这些歌谣比他从前的歌唱更加柔和了。



 因此一直困扰着诸多读者甚至是译者的问题也许可以出一个答案,那就是Idril委身什么会爱Tuor?我的推测是,当Gondolin的所有人都倾心于勤勉的鼹鼠时,Tuor却真正在欣赏这被伤毁的世界中仅存的美与生命的气息,只有他在观察着细密世界中的细微之美,而不是为了更强大的力量而奔忙劳碌。因此他才心存信仰与敬畏!这时在迷惑中孤独而清醒的Idril,曾在Hadhafang剑柄上被形容为"arwen",即"仕女"、“高贵的女性”或“Lady”(3),终于见到了这唯一一位不再渴求力量,或敬仰着什么权势,能力或其它什么“卓越品质”的,仅仅将大海与自然热爱的人。因此,他们之间伟大的爱,就此诞生!
Hadhafang剑上的铭文
     在幼时经历过伤痛的Noldor,有些人会被灵魂火焰所焚烧。很少有人Idril一样,“悲痛与智慧丰富了她!”一如的子女对美的热爱,对本质的艺术的追求,是永远存在的,这是我们找到自由的必经之路。就连悲观的叔本华,也不得不承认,只有艺术和哲学才能缓解痛苦!托老向来是悲观的,但也许伟大的贤者们永远都是悲观的,但艺术,从不表现为占有和控制的艺术,在他的世界里,被赋予了崇高的地位:



Olo-s(昆雅语:梦)“景象”“幻想”的常用精灵语名称,指“头脑中的构造”除了构造本身,并不实际存在于一亚之中,而是由能存在的埃尔达运用艺术(Karmë)变得可见,可感知。Olos通常用于形容“美好”的构造,这种构造唯一的目的就在于艺术(即是说,不包括欺骗或获取力量的目的!)



  但被力的竞争迷惑的人,对力量无比渴望,屈从于邪恶,但自以为抓住了这个苦难深重的世界的马缰。Tuor与Idril以及他们伟大的儿子Eärendil之所以没有像 Túrin 那样被命运所主宰,从裂隙处突破了命运的铠甲。是因为他们从不用力量与命运正面抗争,而是与力量划清界限。当然还有一颗热爱着美的纯洁之心!就如Eärendil的名字一样,他如他的父亲一样热爱着大海,他的母亲则如苏格拉底所说哲学家一样:“热爱着智慧!”


   对于我们,我们也应寻找着我们热爱的东西,如同乔治·格雷西亚所说:“你所需为爱”(4).爱是一个极其广义的概念,它首先绝不表现为占有和控制,占有是异化的表现(私有财产是异化劳动的结果),是人的类本质与人的劳动相对立造成的!爱包括C.S.刘易斯所说的四种爱,还包括人对生活,对美好事物的热爱。苏格拉底在证明道德生活的价值时,无限的力量带来的是心智与灵魂的堕落,是彻底的不幸。我们做着征服命运的黄粱美梦时,我们失去了爱,失去了自我满足与自我欣赏。我们在满足时常感到罪恶。因为那是不上进,不刻苦,不开拓的表现。殊不知英文中的开拓“exploit”一词,还有一个意思就是“剥削”!当我们被人的成就所迷惑时,我们已经被社会的意识形态所控制!这时我们不妨学学Idril,让我们从虚妄的社会关系和力量崇拜的桎梏中解放出来,取得灵魂的真正自由,还可以学学Tuor对大海的热爱一般,寻找你的精神价值。埃尔达永远渴求、恢复和创造。在他们眼中梦想"olos"从不以获取力量和欺骗为目的!唯一的目的就在于艺术.远远不同于现在社会鼓吹的由贪欲和无止境的喧嚣的勤奋所带来的“潜藏着谎言的梦想”(如x国梦)。这是这,个时代最普遍的意识形态,最肮脏的“胜利陷阱”!伟大的人类,如努门诺尔的祖先一样,会领教到让他们坠入深渊的弱点。就是他们的强大,荣耀和骄傲!


  因此,人最本质的性格选择是人所面临的最大危险,人类以灼灼的双眼紧盯自己之所以成为自己的东西,扔掉那些只讲效率的东西!我们该如埃尔达一般以亘古不变的好奇仰望星空,因为那是Varda的祝福;倾听天籁,因为那是的Ainulindalë的回声,欣赏落日余晖,因为那是Laurelin的果实,漫步芳草树林,因为Huorns在其中呼吸!关注这些容易得来的东西,妄图用财富与权妄图用财富与声名打动自己心仪的对象,要么就会像托老的鼹鼠一样,反被打脸,!要么就会相叔本华的鼹鼠一样,自己日后永久的不幸买单!创造应该是一种"流出(Flow)"的过程,这种自我实现的过程!通常我们最开心的时候,就是沉醉于某事时!完全的沉醉于其过程,入迷于当下之境,陷入于此时此地。这时你将自由的体现着你的本质。因此,劳动不应该成为一种外在的道德律令,而是自我本质的一种解放!正如托老所说:



我们根据自己的标准,以及自己衍生,这个模式创造东西,是因为我们自己就是被创造的,不仅是被创造,而且是根据上帝的样子被创造的。(On Fairy Tales)



只是现代性的悲剧让我们陷入了人格分裂!


  早期的Tuor,就如老汤姆一样,拒绝一切束缚,没有占有和控制的欲望。从欣赏事物的本身得到快乐。因为他们对于“他者”是完全独立的。相比人类,埃尔达较少关心自我的占有欲,更多的爱探究其它事物。而我们则缺乏一种亘古不变的好奇。因此,我们要刺穿C.S.刘易斯所说的“熟悉的面纱”用清晰的眼光盯住美的存在。以此来治愈精神的失明。而对于他者完全独立,不受到物本身的限制。一切被创造的事物本应是善的,但是竞争使我们受制于物,我的妄图对事物的本身进行控制,但却与造物产生了非自然的联系。唯有对艺术本身的魅力的追求,才能打破这种桎梏和非自然的联系。艺术永远追求的不是欺骗人,迷惑或控制人。他追求共同繁荣,共同创造的快乐的伙伴。绝非奴隶。艺术家爱慕自然,而不是自然的奴隶。用奋斗夺来物的人,永远感受不到自然与上帝馈赠的伟大,中世纪的人们在餐前常说:Urne gedaeghwanlican hlaf syle us todeag(感谢主赐予我们面包!)但现在的人不会了,他们总觉得“面包(xingfu)都是奋斗来的”因此宣称他们奋斗来的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作为他们贪婪的借口。 


  光明与崇高的源泉,是不占有和馈赠。如此就不会产生人与造物幽灵般的关系!再也不会想一样Gollum的人格分裂了,人类才可从资本的统治中解脱出来。当我们用强大的力量去实现所谓善的目的时,力量将用异化来摧垮人性!善本身会因强力而腐败!力量的本质趋于争斗,定会使人的本质受阻,在全面技术化的世界里,人的世界不存在了,一切不符合个人本质的存活还不如去死!决定了生命实现方式的本质没有了,人们将如戒灵一般无底的空虚,无底的欲望只能让他们忍受永恒之痛,最终我们会像Ungoliant一样将自身吞噬!以此我们不应被工具化的理性所控制!不要去相信什么他人鼓吹的什么奋斗的鸡汤!Maeglin靠着喧嚣和自鸣得意的勤奋,来换取可耻的实力,最终只会被只否决!


  人们被社会关系强加给人的内心欺骗了,为了生存,人们不得不去适应这苦难深重的世界 ,只有避免了强力的控制,寻找自我本质,才能获得真正的救赎!



命运无法征服同为一如子女的人类,尽管他们缺乏洞见,但他们的快乐却如此之多!           ———————《失落的传说之书》上卷



 在最后送上一首Arwen’s Vigil"仕女之坚守"赞颂,除了为爱坚守的Arwen Undómiel ,还有以她的名字arwen留在她佩剑上的Idril·Celebrindal,因为她为真理而坚守!她指引着新时代的艺术家,与灵魂在场的我们,保护世界上仅存的美。在我们经历黑暗之后,仍要相信黑暗只是暂时的,希望却永存!山姆曾在末日火山上望着她的儿子感慨:



那冷冽的星光烙印在他心口,当他再度看着眼前的大地时,心中再度充满了希望。因为,他突然间清楚地意识到,阴影只不过是暂时的,世界上永远都会有不受它影响、不受它污染的光明和美丽。(RK.p.211)



                                                                                                                           (论述部分完)


--------------------------------------------分割线-----------------------------------------------


    第一纪元542年,Eärendil在大海上漂泊,看见他胸前母亲亲手送给他的宝石埃莱萨,他仿佛隐约的感受到了这一片绿中将要发生的奇迹,父亲被大海的感召,传递给了这位星辰水手,母亲的温柔更让他难以忘怀,他年幼时深深的感受到了她的痛苦。因为她处在时代的危难中!但她仍感召着他:”伟大的水手将生于危难时代,因为时代的黑暗将等着他去照亮!“


                                                                                          2018.3.2


 Aiya   Menelluin   Írildeo   Ondolindello!


TCBS永垂不朽!


注释:(1)乔·克劳斯《托尔金,现代性,传统》选自《指环王与哲学》


(2)库尔斯克会战,1943.7.5----8.23,苏德双方进行的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坦克战!


 ( 3)铭文是辛达语:


Aen estar Hadhafang i chathol hen, thand arod dan i thang an i arwen!


大意是:“此剑名为哈德哈风,投效高贵的公主辉煌杀敌!”


(4)乔治·格雷西亚,纽约大学水牛城分校塞缪尔·卡彭讲座教授作有《”你所需为爱“:山姆与咕噜幸福生活之比较》选自《指环王与哲学》

评论

热度(54)

  1. EärendilErio 转载了此文字